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朝雄

因形造势,因势而数;大行其道,大忍其成。

 
 
 

日志

 
 
关于我

1992年毕业湖南财经学院,并于2005年获得中国人民大学工商管理学硕士学位.大学毕业后于中建五局工作14年,曾担任财务总监职务.现任巴维投资公司董事长,该公司以学习研究实践巴菲特思想为目标,实现财富稳定持续地增长.

网易考拉推荐

特朗普自称“普京迷弟” 欲拉俄罗斯入反华联盟  

2017-01-24 19:00:00|  分类: 2-1 国家选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称为“普京迷弟”的特朗普频频向普京示好在美国引发巨大争议,而了解特朗普意欲同普京建立良好关系背后的原因——拉拢俄罗斯加入反华联盟,非常重要。这是个事关中国地缘环境的重要问题。因此,有必要了解特朗普的政策路线,并分析其成功的机会到底有多大。

  俄罗斯和普京是否会追随特朗普反华?

  美国部分媒体称“特朗普对俄罗斯和普京过于手软”,更有甚者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声称“特朗普对俄罗斯和普京示好,是由于俄罗斯握有关于特朗普私人及财务方面的负面资料,内容甚至包括他‘特殊’的性爱好等”。特朗普对此的回应是,他至少会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保留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对俄制裁。

  《华尔街日报》本月13日在对特朗普长达一小时的专访中直截了当地提到了相关问题,同样,特朗普也没有承诺将北约新近增派在波兰和靠近俄边境地区的其他国家的军力撤回。

  特朗普只表示,他已经准备好在就职之后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面:“我知道,他们是希望会面的,而这对我来说,当然没有问题。”他同时明确表示,他将会在俄罗斯同意支持美国外交政策的情况下撤销对俄制裁:“如果相处融洽、俄罗斯能真正帮助我们,那为什么还要制裁一个做得很不错的人/国家呢?”

  总的来看,特朗普并非一味对普京/俄罗斯示好,而是祭出“胡萝卜加大棒”政策——如果俄罗斯追寻美国外交政策,那么美国将解除对俄制裁,这就是所谓的“胡萝卜”;如果俄罗斯与美国的外交政策唱反调,那么将继续制裁俄罗斯,这就是所谓的“大棒”。这符合美国一贯的政策——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那么从美国的角度来看,俄罗斯奉行什么样的外交政策才符合特朗普所说的“做得很不错”呢?答案在于俄罗斯是否会追随特朗普根深蒂固的反华立场。

  特朗普的反华立场早有端倪

  特朗普当选总统已有数周,而在这段时间内,其一直在稳步推进反华路线。继其在竞选期间威胁要对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商品提高关税后,其和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直接通电话违反了美国政府40年来坚持的“一个中国”政策。接着,其进一步明确质疑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并在《华尔街日报》问其是否支持“一个中国”政策时称:“ 一切都在谈判中,包括‘一个中国’政策。”

  这些政策可从特朗普竞选期间的言论和其过渡团队核心成员中一些美国最强硬的反华势力身上寻得痕迹。我去年11月21日在观察者网发表的文章《看!特朗普正在把什么人引入政府班底?》对此已有分析。

  正如《金融时报》指出:“特朗普先生的顾问包括亚历山大·格雷(Alexander Gray)和著有《百年马拉松》《The Hundred Year Marathon》的作者白邦瑞(Mike Pillsbury)。前者在为共和党众议员兰迪·福布斯(Randy Forbes)工作时经常尖刻地批评中国政府,后者认为中国正准备主宰世界。”

  特别要指出的是,特朗普任命的人中最敌视中国的是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此君以前默默无闻,但现在在中国无疑已是臭名昭著。他最先被引入特朗普过渡团队,获特朗普任命为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

  纳瓦罗曾称“美国与中国很有可能开战”,他还声称“比尔·克林顿1998年在上海公开宣示‘三不政策’的声明是卖国行为”。他是美国视频网站YouTube反华纪录片《致命中国》(Death by China)的出品人。过去八年,纳瓦罗共写了三本恶毒的反华著作——《卧虎:中国的军国主义对世界意味着什么》( Crouching Tiger - What China‘s Militarism Means for the World)、(《致命中国:中共赤龙对人类社会的危害》)(Death by China - Confronting the Dragon)、《正在到来的中国之战》(A Global Call to Action and The Coming China Wars: Where They Will be Fought and How They Can be Won)。

彼得·纳瓦罗(资料图)

  正如《》指出:特朗普已经准备让长期担任钢铁企业主管、同时也是贸易批评人士的丹·迪米科(Dan DiMicco),在他的政府实现过渡期间负责贸易方面的事务,这释放出了比较强烈的信号。在满是惊叹号的个人博客里,迪米科将美国工业的衰退归罪于贸易伙伴的欺骗行为,尤其是中国。

  去年他还在博客中写道:“希拉里声称,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将开启一场‘贸易战’,但她没有意识到我们已经处于贸易战中了。特朗普显然明白这一点,他会努力终结中国的‘重商主义贸易战’!这场战争已折磨我们近20年!”

  鉴于这些政策,根本无需更长的时间来证明特朗普的反华倾向。显然,特朗普对俄祭出“胡萝卜加大棒”政策与他的反华立场不无关系。

  特朗普过渡团队成员对中国的立场存在分歧

  为让大家对特朗普和其过渡团队成员患上的反华狂躁症有所了解,上文简短摘录了特朗普接受《华尔街日报》专访所发表的部分言论,本节将摘录其过渡团队成员的言论。

  比如,首先登场的是特朗普提名的国务卿人选雷克斯·提勒森(Rex Tillerson),此君1月11日在参议院确认听证会上就南海问题口出狂言:“我们将不会允许中国进入这些岛屿。”

  特朗普团队对提勒森所说的美国应直接阻止中国进入南海的言论似乎存在分歧。

  路透社报道称:“特朗普过渡团队的一名顾问告诉路透社,提勒森并非真的是暗示新政府将实施海军封锁, 因为那样可能引发与北京军事对抗的风险。新政府并不想看到这种局面。”

  路透社注意到这一分歧,并同时报道称:“但是另外一名被授权发言的过渡团队官员则驳斥这种观点,称提勒森‘没有说错话’”。

特朗普提名的国务卿人选雷克斯·提勒森

  路透社还指出:尽管特朗普团队内部发出互相矛盾的信号,但是他们却在坚定地推进一个计划:在东亚扩建海军,对抗中共的扩张。

  过渡团队顾问告诉路透社一些计划的细节,比如在该地区驻扎第二艘航母,部署更多驱逐舰、攻击潜艇和导弹防御系统,或在日本和澳大利亚增加新的基地。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过渡团队顾问称,他们也寻求在中国的近邻——韩国设立“空军远程攻击设备”。即将于1月20日接替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的特朗普发誓要大大扩张美国海军,把军舰增加到350艘。

  路透社进一步指出:“‘一旦我们开始纠正军事不平衡,我实际上认为,你将得到更多的合作,而不是更少’, 特朗普顾问说道。特朗普和他的内阁提名人也发誓,要加强施压中国,迫使其遏制朝鲜的核导弹计划,包括对违反朝鲜制裁决议的中国实体实施‘二次制裁’。”

  路透社总结道:“特朗普顾问对外界所担忧的这些策略‘有风险’和‘适得其反’进行了反驳,他们认为在美国被世界其它地方分心而减少对亚太投入几十年之后,‘以实力求和平’的策略将让美国的亚太政策拥有强大的支撑。”

  此处的关键一段话是“在美国被世界其它地方分心而减少对亚太投入几十年之后”。这是了解特朗普政府战略思想的的关键。在美国,对俄罗斯和普京异乎寻常地着迷的特朗普是个另类。这也清楚地说明了特朗普在接受《华尔街日报》冗长的专访中,对制裁俄罗斯的回应用词非常谨慎的原因。

  “中国是美国的主要敌人,美国应调整战略专心对付中国”的分析,源自于美国新保守派外交政策思想,比如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早前发布的研究报告《修正美国对华大战略》(Revising U.S。 Grand Strategy Towards China)。拙著《 一盘大棋?——中国新命运解析 》对特朗普当选前的美国外交政策思想进行了详细的分析,这里就不再赘述。

  美国外交政策专家建议美国调整战略专心对付中国

  很明显,特朗普对付中国面临的一个关键障碍是俄罗斯。俄罗斯对华友好等于是保护中国北部边境的很大一部分地区。俄罗斯拥有强大的核力量,美国不希望同中国交战时,俄罗斯参与其中,面临两面受敌的冒险境地。俄罗斯也在日美关系中扮演着特殊的角色。

  日本本质上是美国的半殖民地。在政策事务上,特别是军事和经济方面,日本并没有自主权,只能听从美国的指示。但日本经济体量也很大,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因此,日本也拥有强大的军事潜力。日美联手对付中国不可小觑,日美联盟也是美国战略家视为对付中国的关键,特朗普当选后会见的第一个外国领导人是安倍即是明证。

  但俄罗斯与中国的良好关系可在军事上抵消日本对美国的重要性。因此,只要俄罗斯与中国保持良好的关系,美国就无法在中国的东部获得任何决定性军事优势。

  事实上,奥巴马/希拉里在推行美国重返亚太政策时,就面临两个关键且相互关联的问题。

  首先,小布什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令美国经济损失惨重。据估计伊拉克战争成本超过1万亿美元,美国大部分军力也不得不陷在中东和阿富汗。入侵伊拉克所带来的灾难性后果,以及此后美国和欧洲国家一道在利比亚动武推翻卡扎菲,导致恐怖分子趁机坐大并控制了中东和北非的大部分地区。

  这些恐怖分子转而对欧洲发动恐怖袭击,引发该地区民众强烈的不满。沙特阿拉伯和以色列等美国盟友,也支持这些恐怖分子针对其地区对手如伊朗和叙利亚的阿萨德政权。但伊朗和阿萨德是俄罗斯的重要盟友。

  同时,2014年奥巴马/希拉里支持针对乌克兰亲俄总统的政变,直接侵犯了俄罗斯的核心利益,但这服务于美国的直接利益。

  首先,美国从战略上一直致力于削弱俄罗斯,因为俄罗斯是一个强大的国家;其次,破坏德俄间歇性的友好关系符合美国直接利益——德俄良好关系形成的俄德轴心,将可令欧洲奉行更独立的政策,因此德俄保持友好关系是美国不愿意见到的。

  乌克兰政变也可看作是美国改变其中东政策,向俄罗斯进一步施压的一种方式。

  美国与俄罗斯在中东和乌克兰打得不可开交,因为伊朗和叙利亚阿萨德政权均是俄罗斯可以提供重要军事支持的盟友。美国由此不得不在其参与的一系列中东战事中与俄罗斯对抗。正如特朗普团队指出,“在别处分心”导致“美国在与中国对抗时资源不足”。

  美国政策结论显而易见:正如特朗普团队成员认为,中国是美国的主要敌人。美国应结束“分心”,集中所有可能的力量专心对付中国。要实现这一点,美国与俄罗斯的对抗就不得不结束,美国和俄罗斯就得保持友好关系,从而才有可能拉拢俄罗斯加入反华联盟。

  美国外交政策专家早有此意。早在2012年,《大西洋前哨报》(the Atlantic Sentinel )就刊文指出,美国应改变尼克松联华对抗苏联/俄罗斯的战略,而是联俄抗中。就像尼克松和基辛格寻求联合“龙”牵制抗更强壮的“熊”一样,美国是时候考虑改变策略了。

  美国著名的外交政策专家扎克利·凯科(Zachary Keck)于2013年指出:“在某些时候,美国必须做出选择,其他地区的问题是否足够重要到要破坏与俄罗斯在太平洋的关系。在亚洲世纪,这个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不’。”

  这一分析得到了向美国提供建议的亚洲重要战略家的大力支持,最具代表性的是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新加坡是美国对抗中国的重要盟友,马凯硕则是新加坡顶级战略家之一,也许他的构想会被特朗普视为宝典。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

  马凯硕认为,奥巴马/希拉里所推销的民主自由纯属废话,应该停止。他指出:“ 第一,停止推广民主的意识形态‘十字军东征’。”这与特朗普的做法不谋而合。

  然后,马凯硕就美国政策总结道:“ 第二,拥抱俄罗斯,并且是有意识地这样做。北约不明智的扩张并未加强西方的安全,只不过把俄罗斯变成了自己的敌人。但当西方最终醒悟过来,要对付一个崛起的中国时,俄罗斯恰恰可能是平衡中国力量的必要地缘政治砝码。

  当下,西方对俄罗斯实施了制裁。这种损害自身利益的冲动做法充分表明,西方的地缘政治智慧在衰减。”特朗普欲拉俄抗中显然是基于此。

  要实现这样的地缘政治调整,拉拢俄罗斯加入反华联盟,美国就需要对俄罗斯软硬兼施:如果俄罗斯拒绝加入反华联盟,那么美国将继续保持对俄罗斯的制裁,即来“硬的一面”。反之,美国将解除对俄制裁,即来“软的一面”。这样的政策(而非对俄罗斯示好、崇拜普京、黑材料掌控),与特朗普接受《华尔街日报》专访时谈及的美国对俄政策(胡萝卜加大棒政策)一致。

  总之,特朗普对俄罗斯示好的政策,只不过是其反华政策的另一种表现形式而已。除中国政策外,特朗普拉拢俄罗斯加入新的反华联盟的障碍是什么?它们可以划分为俄罗斯以外的障碍和俄罗斯国内的障碍。

  特朗普拉拢俄罗斯加入反华联盟所面临的障碍

  先谈俄罗斯以外的障碍。首先是以色列和美国内亲以色列的强大的游说团。以色列并不认为中国是其主要敌人,伊朗才是,但伊朗是俄罗斯的盟友。因此,以色列担心,如果特朗普与俄罗斯交好,那么美国将不再会真正对抗或者攻击伊朗,并进而向伊朗让步。

  出于此原因,美国内亲以色列的强大的游说团不会支持美国与俄罗斯保持良好的关系,除非俄罗斯同意放弃与阿萨德和伊朗等被以色列视为敌人的势力的结盟。

  其次,如果特朗普与俄罗斯达成协议,那么其将不得不对普京作出一些让步。普京不是傻瓜,不会把甜言蜜语当真,而是会想得到真正的实惠,比如要求美国对叙利亚等问题作出一些让步,更甚者是要求美国将因乌克兰问题对俄罗斯实施的经济制裁取消。

  确切地说,“乌克兰”应称之为“乌克兰政府”,因为其现在并不是一个统一的国家。乌克兰问题对俄罗斯来说最为重要。首先,其对俄罗斯具有决定性的军事意义。乌克兰首都基辅距离莫斯科仅750公里,因此乌克兰存在外国军事势力对俄罗斯是一个致命的威胁。

  北约东扩后,撇开合理的军事战略考量不谈,俄罗斯对美国不将外国军事力量推进到俄边境地区的承诺的信心为零。

  其次,“东乌克兰”现在是与俄罗斯紧密相连的重要经济地区。如果这一地区并入俄罗斯, 那么无论在法律上,还是在实践上,俄罗斯的经济实力都将增强很多;如果失去这一地区,俄罗斯的经济实力将被大大削弱。

  “东乌克兰”是重要的工业综合体,如果其实质上重新并入俄罗斯,俄罗斯国家实力将较德国和法国有所上升。

  第三,有必要了解的是,“东乌克兰”地区这一说法并不贴切,这是一个名为“俄罗斯西部”的国家。从人种、语言、宗教、文化看,“东乌克兰”人就是俄罗斯人。他们被称为“乌克兰人”的唯一原因是其隶属前苏联时无足轻重,而且苏联加盟共和国之间是不设边境的。

  由于种族、宗教和文化与俄罗斯完全一样的事实,“东乌克兰”居民视自己为俄罗斯人,也希望并入俄罗斯。

乌克兰东部地区大部分民众以俄语为母语(来源如图所示)

  这就是为何亲美势力发动政变后,只能采取爆炸、炮击城市、屠杀等极端的暴力军事行动,以逼迫”东乌克兰“人重回乌克兰政府管辖的原因。在目睹基辅的亲西方政权对顿涅茨克等地区的俄罗斯族采取的暴力军事行动后,他们从心理上和政治上更不可能重回乌克兰政府管辖。

  同样,当基辅政权使用军事暴力手段针对该地区平民时,俄罗斯民众也视他们为自己的同胞。

  尽管俄罗斯国内对普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态度不乏批评的声音,但他的支持率仍然很高。批评普京的声音不是在于他对乌克兰太过强硬,而是不够强硬。因此,美国与俄罗斯恢复友好关系的任何政策,就不能不考虑到得对俄罗斯做出实质性的让步。

  但对德国、法国等西欧国家来说,美国对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让步,无疑是把他们置于危险的境地。没有美国的怂恿,这些国家不会选择与俄罗斯在乌克兰作对。他们此前就明白,没有美国参与,单靠他们与俄罗斯作战,是不可能取得胜利的——如果他们真与俄罗斯开战,那么俄罗斯而非西方(美国、法国、德国),将会成为东欧最强大的力量。

  因此,美国内反对美国与俄罗斯达成协议的主要有两大团体,一个是亲以势力,另一个是亲欧势力。这些势力害怕,若特朗普成功拉拢俄罗斯加入反华联盟,将会迫使美国在一些问题上让步,进而影响以色列和西欧利益。因此,每天都可在美国媒体上看到,美国统治集团内部对美国应与俄罗斯保持怎样的关系吵得不可开交。

  俄罗斯国内势力对特朗普欲调整俄美关系持何立场?

  那么,俄罗斯国内势力对特朗普欲调整俄美关系持何立场?如果特朗普成功拉拢俄罗斯加入反华联盟,又将会对中俄关系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要回答上述问题,就得先分析俄罗斯国内形势。美国并没有误判,俄罗斯国内的确存在强大的亲美势力。俄罗斯很大一部分寡头一夜暴富是由于20世纪90年代的私有化,他们一点都不爱俄罗斯。

  对于俄罗斯是不是一个统一的国家,他们也并不在乎,他们在乎的是他们是否富有。这些势力只会乐意看到俄罗斯加入特朗普的反华联盟,而不会关心这是否会危害到俄罗斯。即使特朗普只是暂时性地示好,他们也会趁机鼓动俄罗斯人加入反华联盟/亲美联盟。

  但普京的存在可能会令形势朝着他们所期望的相反方向发展。美国曾直接尝试让普京下台,以实现俄政权更迭。出于直接的政治而非心理原因,普京有充分的理由不信任美国。

  此外,俄罗斯军方和安全部门也非常清楚,美国对俄罗斯怀有深深的敌意且长期持续地试图削弱俄罗斯。尽管普京作为俄罗斯总统,其有义务尽一切可能争取解除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但迫于压力,他不能牺牲俄罗斯国内的爱国者利益,或者更狭隘地说牺牲他自己的执政团队的利益。

  美国的计划是什么也显而易见。如果美国能拉拢俄罗斯加入反华联盟,并成功地削弱中国,那么美国将会转手过来寻求削弱俄罗斯——美国这些势力今天能反华,明天就能反俄。

  此外,正如上文所指出的,美国内强大的反俄势力不会轻易就允许特朗普完成与俄罗斯恢复友好关系的过程,甚至当特朗普任期结束时,他与俄罗斯所达成的任何协议也几乎肯定会被终止。

  事实上,正如上文所分析的,这种情况可能会更早发生,因为美国一部分有利益关联的政治建制派决定掣肘或削弱特朗普政府施政,比如俄罗斯问题——如果特朗普在压力之下还不对其政策不做相应的调整,这些势力必要时甚至会可能寻求逼他下台。

  俄罗斯人最终明白,他们被美国愚弄了。当苏联1991年解体时,世界上可能没有哪个国家比俄罗斯更亲美了。但25年来,耳闻目睹美国穷尽一切可能削弱俄罗斯后,俄罗斯人才醒悟过来,他们被美国骗了。世界上现在可能很少有国家像俄罗斯一样反美了。

  出于所有这些原因,美国拉拢俄罗斯加入反华联盟存在强大的障碍。客观来讲,对现在的俄罗斯来说,与中国这个重要国家保持良好的关系有助于保护俄罗斯免受美国的进一步攻击。因此,俄罗斯的爱国利益一致同意与中国保持良好的关系。

  他们明白,削弱中国,不过是美国用来对付俄罗斯的一种新招而已。但受寡头和其他非爱国力量主导的俄罗斯买办势力,不会在意他们的国家是否被削弱,他们只关心他们的财富。因此,特朗普的反华策略符合俄罗斯这些非爱国势力和买办势力利益。

  对于特朗普的出招,中国应如何接招?

  中国在这些地缘政策上的利益也非常明确。对于俄罗斯,中国与美国的不同之处在于,中国与俄罗斯保持良好关系的战略优势,是中国不寻求削弱俄罗斯。与俄罗斯保持良好的关系,不仅符合中国一直所倡导的“双赢”的外交理念,而且也可以保护中国漫长的北部边境线。

  但与俄罗斯的良好关系面临美日联盟的威胁。那么。中国应如何应对这个重要问题?

  中国能否尽可能清楚地对俄罗斯阐明中俄关系的重要性,就至关重要。从所有报道来看,中俄政府最高层均支持中俄发展友好关系。但除中俄政治与军事界外,还有谁了解美国对俄罗斯和中国的军事威胁这样的问题呢?中俄均有大量关注且非常了解地缘政治问题的政治家、知识分子、学者等各阶层人士。

  中国明确的解释不仅直接有益于中俄友好关系,而且中国了解俄罗斯的核心利益比如乌克兰问题,是建立最牢固的中俄关系的基础。虽然没有迹象显示,俄罗斯对“一个中国”的立场有所松动,但对俄罗斯清楚强调这一问题等其他事关中国核心利益的重要性,对中国也是有益处的。

  但建立最牢固的中俄关系仍有大量的额外工作要做。广泛报道中俄军事关系就非常好——显然两国清楚地了解美国带给两国的威胁。通过上海合作组织建立的制度化联系也非常好。

  但从笔者的角度来看,其他领域也需要进一步加强合作,特别有必要从经济层面深入研究中俄拥有共同经济利益的领域。比如,俄罗斯可以对华出口能源和先进军事装备,作为对进口中国制造产品的交换。这很重要,但这种说法太狭隘。

  按照购买力平价(PPP)计算,俄罗斯人均国民总收入比中国高三分之二以上。也即是说,俄罗斯的生产率水平明显高于中国。因此,中国和俄罗斯分别拥有不同的生产优势。

  俄罗斯还需要更多更深地融入中国的一带一路,以及其与欧亚经济联盟关系的讨论。比如,在最近的一个研讨会上,就有人提出一个合理的观点,一带一路地区似乎遗忘了俄罗斯的西伯利亚铁路,没有视之为一带一路地区重要的基础设施的一部分。因此,在经济和贸易领域进行最大程度的合作是当务之急。

  另外,还需要在政府和民间层面加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旅游与文化之间的联系。

  所有这些问题需要从中俄两国最大的共同战略利益,以及两国爱国利益的角度来考虑。还应当指出的是,美国情报机构试图破坏中俄关系所采用的手段,不是利用明显的亲美分子,而是利用两国的极端民族主义者传播一些似是而非的谎言,比如在俄罗斯传播“数亿中国人打算迁往并占领西伯利亚”的恐慌性言论,在中国则呼吁“抵制中俄边界新约”。

  对所有这一切的共同框架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特朗普团队的战略目标是企图拉拢俄罗斯加入反华联盟。这样的政策不仅不符合中国利益,而且也不符合俄罗斯自身利益。

  中国应明白,特朗普并不是真着迷俄罗斯和普京,这仅仅是特朗普反华政策的核心所在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