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朝雄

因形造势,因势而数;大行其道,大忍其成。

 
 
 

日志

 
 
关于我

1992年毕业湖南财经学院,并于2005年获得中国人民大学工商管理学硕士学位.大学毕业后于中建五局工作14年,曾担任财务总监职务.现任巴维投资公司董事长,该公司以学习研究实践巴菲特思想为目标,实现财富稳定持续地增长.

网易考拉推荐

投资只需研究企业(转)  

2016-11-15 21:52:41|  分类: 4 成长确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2012年开始,我持续四年全身贯注在白酒产业的钻研和思考,四年中经历了中国资本市场开张以来最惨烈的大博弈,最终先败后胜。在茅台身上完成了一次使我洗心革面,使我的精神全面升华,使我的投资理念、投资哲学进行了全面优化的惊天大博弈。

在这个过程中,我最深刻的体会是一个投资者的成功,完全决定于他的研究深度。投资人能够客服从众心理,能够不被媒体、专家共同导演的大规模流行的错误认知吞没,是因为他做了全面、深刻的独立思考,形成了[有]有足够深度的认知,他的认知深度是抗拒一系列因素引起巨大的非理性价格下跌的根本原因。只有彻底、全面把你所投资的公司方方面面的情况搞得清清楚楚,你才能战胜你内心固有的非理性情绪。研究创造价值,思考创造价值,深度创造价值。孙子兵法中:“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我发自内心的钦佩和认同。无论打仗、无论投资关键是你比别人有更深刻的认知,知道事情的最终走向。

中国资本市场上有很多价值投资信仰者,他们把研究降到很不重要的地位。他们常常说:“连甚至企业的董事长、总经理都看不清产业未来,你一个投资人作为外行怎么能知道企业未来呢?”他们主张不要去研究公司,不要去研究行业,你搞不清公司搞不清行业,价值投资最重要的不是研究企业,而是发展一些策略。比如分别持有多个公司、止损等等。对此观点我是持保留态度的,是的研究企业、行业未来是非常非常不容易的,但对于有心人,对于坚持能力圈、坚持专注的人,企业、行业的未来是可知的。在价值投资领域竟然有人否定研究企业未来的重要性,提倡企业的未来不可把握、不可知,这真的是太奇怪了。多年的研究使我认识到:价值投资是一项围绕预测企业、行业未来的大比拼,谁能准确预测未来谁就能获利,整个价值投资其实它就一项工作:“通过深入的研究准确预测某一领域的未来。”这个领域可以是宏观整体经济,也可以是一个行业,也可以是一个公司。凡是能准确预测了某一领域未来的人,就可以获得不败。特别注意凡是能准确预测某一领域未来的人,他不一定必然挣钱,只是处于不败。只有你准确预测了未来,但与此同时大部分主流人群错误的预测未来,这个时候才能获利。我们回头看茅台的惊天大博弈,本质就是主流的绝大多数人在复杂因素作用下产生了错误的认识,让错误认识大流行导致股价非理性错误下跌。在这个过程中,一少部分理性的投资人独立思考、理性分析,不认同、不接受、不追随社会大众的错误认知,在股价大跌的过程中,基于自己独立思考形成的正确认知逆向而动,最终经历罕见的艰难曲折获得了成功。我自己可能是这场惊天大博弈中经历最复杂最曲折的,我一度在博弈的早期亏损70%多。但最后最终迎来了必定属于我的成功。

2013年前后茅台股价大崩溃后,我通过各种渠道接触了大量的外资投资机构,这些外资投资机构让我看到国际资本市场上坚持价值投资的[添加]投资机构只做一件事:“研究企业基本面”。

2013年到茅台股价跌到100元的时候,某一天我突然接到一个来自上海的电话,一个年轻的姑娘非常有礼貌的对我说:您是董宝珍先生吗?我们是英国CognoLink公司驻上海办事处的工作人员,现在我们的客户想要联系你、跟你交流。”我非常奇怪为什么这个英国CognoLink公司的客户要联系我和我交流?对方说:“我们英国CognoLink公司是一家专业的经济调查中介服务公司,我们公司的主营业务就是帮助那些投资机构寻找专业的人员,解答投资机构对某些领域的困惑和问题。现在我们公司的客户通过阅读董先生您发布的关于中国白酒尤其是茅台的分析后,认为有很多问题可以从您这里得到解答,他们需要和您通过电话进行交流,现在您愿意交流吗?如果您愿意跟我们的海外客户交流,您现在需要来给自己定价,和您电话沟通一小时需要多少钱?这个钱完全由你自己来决定,你想要多少要多少,如果要的过高,我们的客户就会放弃,如果价格合适,客户就会和您交流并支付费用。”

我第一反应是我遇到了懂白酒懂茅台的行家,当时在茅台下跌的过程中,我的名声已经臭不可闻、声誉扫地。我自己当时有一种强烈的确认,100块钱的茅台简直就是黄金以稻草的价格卖给你。我向很多人推荐100元的茅台,但是无论是我的亲朋好友还是其他人都冷眼相向,更有一些人认为我是一个疯子,一个不知死活、一个臭不要脸的家伙,自己赔得就剩半条裤衩还不承认失败,还舔着脸到处跟人讲茅台处于千年不遇的机会中。那时我怀揣机会但找不到认同我观点的人,我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给别人提供发财致富的机会,迎来的却是冷眼相向。当英国CognoLink公司的人员告诉我,海外的一些大型投资机构愿意花钱跟我讨论白酒,我第一时间意识到,这些投资机构是真正的行家,他们知道白酒有机会,否则他们不会来找我,行家一定是识货的,所以我对自己的报价不能太廉价。我的脑海中闪现出了50美元、80美元、100美元、200美元,最后我脱口而出200美元。非常亲切的话语从电话中传来:“好的,董先生,就两百美元一小时,我们将让自己的客户和您电话沟通。”

不久,海外投资机构打来电话,他们是一家管理着几十亿美元的投资机构,他们的工作人员与我进行了两个小时的电话交流,在交流的过程中,我感受到这家研究机构完全沉浸在基本面中,他们实际上已经意识到贵州茅台出现了黄金一样的机会,他们只不过是确认一些基本的事实和逻辑,他们不是完全的一无所知和不清楚。事实上,他们对基本面了解的深度并不逊色于我,我们谈得非常投机,非常畅快。之后我接到了纽约、伦敦、香港、加拿大的电话,在这些电话沟通的过程中,我感觉到海外投资机构,完全地关注基本面,对基本面之外的其他事实都没有兴趣。

过去几年,经过英国CognoLink公司的介绍以及经过其他渠道,我结识了一大批海外的大型投资机构。面对这些已经在国际资本市场上,有广泛影响力的海外投资机构,我也抓住交流的机会向他们询问了一些关于价值投资的问题。最终我发现这些海外投资机构只有一个岗位,那就是研究员,董事长、总经理都是研究员,除了研究员没有别的岗位。我自己在证券公司工作过,参加过证券从业人员考试,考试大纲告诉你一个完整的投资机构包括策略分析师、研究员、有交易员,在这个团队中,策略分析师是最重要的。策略分析师要制定策略,研究员并不是关键。在海外大型投资机构的交流中,我发现的情况是他们的组织体系就一个岗位,全公司所有的人都是研究员,董事长总经理都负责研究工作,在这些公司除了研究员没有别的岗位,没有策略分析师,没有专门的交易员。大部分投资机构告诉我,他们全年几乎没有交易,好几年,只有微不足道的一点交易。

这是一种非常令让中国投资者难以理解的组织机构,没有风控,也没有专门的人搞交易,更没有策略分析师。全公司上下只干一件事情研究基本面。

我们国内的价值投资者强调研究是没意义的,强调应该重点放到交易策略上面,这个真的是错误的。还是那句老话,价值投资的本质是,关于谁能准确预测未来的一场大比拼。价值投资就是解决一个问题,未来向何处去?你能预测未来你就赚钱。尤其是你要在大家都晕头转向,无法预测未来的情况下,你能准确预测未来你就肯定能赚大钱。

我认识的海外投资机构有的是可以频繁接触到巴菲特和芒格的,我问他们巴菲特和芒格有没有助手,得到的回答是二人没有助手。巴菲特芒格都是一个人独立完成全部的研究工作。我又问巴菲特芒格每天干什么了,得到的答案是:看财务报表!巴菲特说过一句话:“别人爱看花花公子,我看看年报!”据说巴菲特每天看1000份财务报表,巴菲特的日常工作,全部放在了研究公司上,巴菲特没有什么除了研究之外的工作需要做。芒格则发表了很多投资理论,芒格的理论都是围绕着如何准确的认清未来,如何准确的分析企业基本面,芒格从来没有阐述过研究公司基本面之外的什么理论。如果说在研究基本面研究行业之外,芒格还谈了一些别的话,最多是关于人性的问题,从来没有听说芒格谈过交易策略。巴菲特芒格作为人类价值投资史上的两座最高峰,他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所作所为,完全是钉死在基本面研究之上的,除此之外根本就不干别的。

价值投资者他只是一个企业基本面研究者,只是一个判断企业和行业未来的研究者。当然价值投资也是一个大家族,一些不特别研究基本面,只买低市盈率的方法也是可行的。一些投资人因为种种原因不能研究基本面,转而采取大量买入市盈率水平非常低的公司,这种做法也确实是价值投资的一种类型,但是这个不是主流。真正的主流是巴菲特、芒格为代表的研究企业基本面和未来的主流价值投资。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